[]

刚刚已经给过你机会,只是你不把握,像你这种人渣就不配站着说话。

咔嚓!

我一脚踩在他的另一只脚上。

小腿骨当时就碎了。

啊……

汪东哲的惨叫声回荡在空气中。

“唉呀呀,听着都疼,梦幻会所真有能人啊,看来以后真不能在这里炸刺儿,后果很严重。”

“可不是嘛,这会所这么高级,不可能没有厉害的高手。”

大伙议论纷纷。

牛冲天一看,颜面扫地,垂死挣扎的说:“刚刚我还没准备好呢,你就偷袭我,所以不算数。”

我扑哧的笑了。

“你什么意思啊?”

“我什么意思?刚刚是我让你的,但现在我不让你了,你就未必能打得过我。”

我玩味的说道:“好,那这次你打我,我不还手可以吗?如果你再输了,就要给刚刚那位女士下跪道歉,并且赔偿会所一切损失,十万元怎么样?”

牛冲天抖抖身上的尘土,很自信的说道。

“那如果这一招你没接住呢?”

“你想怎么样?”

“如果我打你一掌,你没接住,就要跪下向我道歉,并且磕三个响头说一声,牛爷爷我错了。”

哈哈哈……

“好,我同意。”

哎呀,越来越有看头了,没想到今天不虚此行,还能看一个现场表演。

可不是吗?这可比电视转播的过瘾多了。

要不然我们赌点啥吧,你说谁能赢?

我说呀,牛家少爷刚刚应该是轻敌了,这次未必输得那么惨。

可我觉得还是那小子能赢,看他底气多,刚刚一个人智斗二十多个都没输,我说他能赢。

我不觉得不好说,那个可是武术冠军,就算是有水分,那他也是练家子,怎么也不可能一招都打不过他吧。

咱们赌点啥吧,今天谁输了谁买单如何?

好啊,我和你赌了,我就赌姓张的那小子。

那我就赌牛家少爷。

围观的群众,你一言我一语,甚至都开始赌博了。

牛冲天这次可是较上劲了,他使出浑身解数,胳膊上的肌肉一跳一跳的。

“小子,你要是能接过这一掌,我牛冲天就服你,但我要告诉你上次被我打一掌的小子,到现在还在医院里躺着呢,身上十八处骨折。”

“那我也告诉你,上次打我的那小子已经瘫痪了。”

“少特娘的废话,接老子一掌。”

牛冲天出其不意的朝我劈了一掌。

这一掌他是下了死手,朝我的天灵盖劈下来。

人的天灵盖儿是最软弱的地方。

稍有不慎,脑浆子就给劈出来了。

牛冲天也太歹毒了。

而且他是趁我不备,出其不意这一掌。

故意分散我的注意力,让我不能集中精力,好大大提高他的胜算率。

这小子既阴险又歹毒,他这一掌可用了十二分的力气。

出掌又稳,又准,又狠,真是下了死手。

可他碰到的是我张二皮,今天就让他知道知道和我嚣张的下场。

我凝聚内力,气运丹田,扎好马步。

牛冲天的手掌刚碰到我的头发丝就被体内的真气冲了出去。

轰隆隆!

咣!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